阿里速卖通在欧洲被调查,可能只是个开始
作者:上海侦探  来源:http://www.jsjszj.com/  发表时间:2024/3/26 16:58:58  点击:69
相比较起有能力影响民意和未成年人的超大型社交平台,只是埋头卖货的电商平台似乎显得更加无害。而事实上,当美国对TikTok进行围追堵截时,欧盟对阿里巴巴旗下电商平台全球速卖通(AliExpress)正式启动了调查。 3月14日,欧盟委员会根据《数字服务法》(D...

图片相比较起有能力影响民意和未成年人的超大型社交平台,只是埋头卖货的电商平台似乎显得更加无害。而事实上,当美国对TikTok进行围追堵截时,欧盟对阿里巴巴旗下电商平台全球速卖通(AliExpress)正式启动了调查。

3月14日,欧盟委员会根据《数字服务法》(DSA)正式对全球速卖通启动调查程序,理由为全球速卖有可能在内容审核、平台投诉处理机制、广告和推荐系统的透明度、商家的可追溯性和研究人员获取数据方面的风险管理和控制上违反了《数字服务法》。其中内容审核部分,全球速卖通涉嫌未能禁止平台上的假药、食品和膳食补充剂对消费者健康构成风险,尤其是没有禁止平台上的色情内容对未成年人构成风险。欧委会称将对全球速卖通的深入调查列为优先事项。

在过去的一年间,欧委会对全球速卖通的调查已经有所铺垫。

去年4月,全球速卖通被欧委会指定为超大型在线平台(VLOP)。根据《数字服务法》,在欧盟境内每月用户数超过4500万为超大型在线平台的界定标准。在线平台一旦被欧委会指定为超大型在线平台,须在四个月内履行《数字服务法》所规定的义务。据欧委会发布的全球速卖通超大型在线平台评定文件,全球速卖通于去年2月发布的报告表明,其在欧盟平均月活跃用户数超过了4500万的门槛。而根据全球速卖通更新至今年2月的报告,该数据已经超过1.46亿,一年之内翻了两番多,其发展速度之快自然让欧盟更加警惕。

去年10月底,欧委会已经开始了对全球速卖通的初步调查。当时,前者要求后者提供有关保护在线消费者的风险评估和应对措施的信息,尤其是涉及到散布非法产品的信息,譬如假药。其实,在线平台上的非法内容和虚假消息是《数字服务法》的重点监管范畴。不过,欧盟内部市场专员布雷顿对全球速卖通启动调查作出解释时称,《数字服务法》不仅仅关于仇恨言论、虚假消息和网络霸凌,同样也需要确保清除在电子商务平台上出售的非法或不安全产品,包括越来越多的假冒和可能威胁到生命的药品和药物。

今年1月,欧委会要求全球速卖通提供平台向研究人员开放数据方面的信息。欧委会称,数据对研究人员保持开放对确保平台政策的责任和公众监督很关键,也是《数字服务法》的目标之一,尤其是在一些欧洲国家的选举和欧洲议会选举即将到来的背景之下,数据对研究人员保持开放更加重要。

而欧委会于3月14日启动的调查是基于以上初步调查基础之上的进一步的正式调查程序。欧委会不仅拥有调查权,同时拥有制裁权,一旦最终认定平台违反《数字服务法》,欧委会有权对平台做出不超过全球年总营业额6%的罚款,或不超过上一财年日均营业额 5%的每日罚金,从做出罚金决定的当日开始计算,一直到平台符合法律要求。

在《数字服务法》框架之下,全球速卖通不是第一家接受调查的在线平台,欧委会对超大型在线平台的监管也并非仅仅针对中国。2023年10月,欧委会根据《数字服务法》启动了以要求提供信息为形式的首批初步调查,社交平台X 和Meta Platforms等首当其冲,全球速卖通紧随其后。去年11月,在要求全球速卖通提供信息后,欧委会紧接着也对同属于电商平台的亚马逊也提出了类似的信息提供要求,其中也涉及非法产品和对基本权利的保护。去年12月,欧委会对X正式启动了进一步调查,理由之一就是X涉嫌违反《数字服务法》对研究人员访问数据的规定。而今年1月,全球速卖通、亚马逊,以及欧洲本土的Booking和Zalando等均为为欧委会的调查对象。

全球速卖通也不是第一家在《数字服务法》之下被欧委会调查的中国在线平台。去年4月,欧委会指定的17家超大型在线平台名单上,来自中国的有全球速卖通和TikTok。今年2月,欧委会对TikTok正式启动进一步的调查程序,主要就保护未成年人、广告透明度、研究人员的数据获取、对上瘾设计和有害内容的风险管理进行调查。

相比较全球速卖通来说,TikTok面临的负担更重。

从调查范围来看,欧委会目前对TikTok正在进行更广泛的调查,除了涉及非法内容、保护未成年、数据访问权限,还包括生成式AI风险,而且,欧委会认为,TikTok涉嫌未采取有效应对措施的非法内容除了暴力和仇恨言论,甚至还涉及恐怖主义。

再来看欧盟用以驯服在线平台的工具箱。欧盟新近实施的两部数字法律除了《数字服务法》,还有《数字市场法》(DMA)。两者各有侧重,前者强调的保护用户,尤其是保护未成年人,要求提供在线服务的平台采取措施以减少服务带来的风险,创造一个安全可靠的在线环境,而后者侧重是维护公平开放的在线竞争环境。去年9月,欧委会根据《数字市场法》指定提供22个核心平台服务的6家平台为“守门人”(gatekeepers),因在欧盟提供社交网络服务TikTok的字节跳动也是其中之一。这个月,欧委会发文称,3月7日起,六位守门人必须完全遵循《数字市场法》的规定。《数字服务法》刚刚小试身手,是时候彰显《数字市场法》的威力了。

而从大形势来看,2024年,一些欧洲国家的选举和欧洲议会选举在即,欧盟打击虚假消息和操控民意的力度一定会加大,在欧洲相当受欢迎的社交平台TikTok一定是重点监管对象。同样在3月14日这一天,欧委会要求包括TikTok和X在内的6家超大型在线平台和两家超大型搜索引擎提供生成式AI对选举、非法内容传播、未成年人保护、性别暴力等产生的影响评估和应对措施方面的信息。这里透露了一个很重要的形势背景,那就是选举。

2024年,两位来自中国的难兄难弟TikTok和全球速卖通在欧盟面临不小的考验。当然,TikTok在欧盟目前面临的合规压力和其在美国遭遇的围剿不可同日而语。

来源:http://www.jsjszj.com/ShowNews/?113-1.html